免费注册忘记密码?
你好,会员中心 | 在线投稿 |

后山村医袁体才仁心守护乡亲46年

2019-08-19 22:00来源:中国酒都网 作者:刘玲玲 评论:0 条评论点击量:0人次
袁大爷,前两天你开的感冒药很管用,吃一道就好了。今天我孙儿也不太舒服,麻烦你检查下? 记者走进后山苗族布依族乡陇岗村村卫生室,看到袁医生一边摸着小孩额头,一边询问着小孩哪里不舒服。随即给...
       “袁大爷,前两天你开的感冒药很管用,吃一道就好了。今天我孙儿也不太舒服,麻烦你检查下?”
 
       记者走进后山苗族布依族乡陇岗村村卫生室,看到袁医生一边摸着小孩额头,一边询问着小孩哪里不舒服。随即给病人量体温、写病历、开方子、拿药并再三叮嘱服药期间注意事项。
 
       “兢兢业业数十载,留得美名好村医;家喻户晓都走遍,健康一方千余人;凉寒感冒全靠您,百姓永远谢恩人。”这是村民杨远啟对村医袁体才的描述,当地村民亲切地称呼他为袁大爷。
 
>他的故事从赤脚开始
 
       袁体才,1950年出生。1973年经培训后成为后山苗族布依族陇岗村的“赤脚医生”,那一年,他刚刚23岁。赤脚医生虽说能治的都是些头疼脑热,风寒感冒的小病,但在乡村里曾一度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。
 
        回想起赤脚时代,袁医生感慨万千。“那时候条件很艰苦,我们赤脚医生是没有工资的,只能靠生产队记公分代酬,平时还要参加生产队的劳动,夜里再挑灯自学医学知识。六七十年代家家户户还没通电,家里照明全靠煤油灯,晚上出诊就带上手电筒,背着10来斤的药箱,一天来回步行30公里也是常有的事儿。” 说到往事,袁医生打开了话匣子。 
 
>从医路上的笑与泪
 
        他清晰地记得1985年十月初九那一天下午,村民杨振礼(音译)的孩子陈霞因为吃了山上的“野泡”,人事不省,瞳孔散大,面色苍白,眼看孩子生命垂危,离大医院需要2小时车程,家人急得团团转。
 
         “我赶到后立即用了肾上腺素推静脉,加氧气,用地塞米松,注射葡萄糖后得以缓解,半小时后,孩子就没事了。 小孩康复后,每次看到我,就说谢谢袁大爷,你救了我的命。如今小孩已经变成大人,生儿育女,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。”谈到这儿,袁医生脸上露出笑容,眉眼间不禁流露出一丝欣慰。
 
    这样的故事,太多太多。
 
          医者仁心,从医这一路上,或多或少有些遗憾和自责。“多年前,村民黄维找到我,说着近期来身体的不适,凭借着多年的从医经验,初步断定病人肝上有问题,建议他立即前往县医院检查。果不其然,检查结果是肝硬化。不到半年,黄维病逝。”对此,袁医生非常自责。“如果我早点发现,早点建议去大医院治疗,或许他会多活几年。”说到这儿,袁医生眼睛里闪烁着泪光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!从那泪光中,记者看到的是医者的人性与良知,职业的敬畏与责任。
 
>身份在变初心不变
 
          1991年袁体才告别了17年的赤脚从医生涯,在新农村合作医疗框架下,41岁的他经过再培训,“穿上了鞋”,成为陇岗村医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,正式成为一名持证上岗的村医。长期扎根在农村基层,他对农村常见病、多发病情况比较熟悉,也摸索出一套实用的、有效的、针对性强的诊疗方法,深得广大村民的信任和赞许,也成为邻里乡村经常挂在口中的好医生。
 
       正在村卫生室输液的村民杨远大(音译)告诉记者,“我们一家祖祖辈辈生病了都在袁大爷这儿看,很信任他。他医术好,热心肠,几十年前看病我们没有钱,都是赊账。现在看病可以刷医保,有时候开点药他也不要钱。”
  
>脱贫路上有他的身影
 
       现在,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——家庭签约医生,为村民送医上门,助力健康脱贫。袁医生签约了323户家庭(1327人),每天要走10户左右。“签约村民越多,责任越大,我们上门服务,目的就是让村民少跑路,省钱又省时。每到一户,他都留下电话号码方便村民随时沟通联系。在袁体才办公桌上,有一本厚厚的登记薄,记者打开看到,里面详细地记录着所有的走访记录、每个村民的健康资料、家庭信息、既往病史……
 
        “我老了,不会用电脑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年纪越大,忘性越大,这些笔记里面详细记录着病人的相关资料,这样我就好对症下药。”袁医生说道。
 
       扎根农村46年,他兢兢业业、恪尽职守、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岗位,刻画了属于医者的责任与担当,诠释了村医的默默无闻与酸甜苦辣。本该到了退休安享晚年的年纪,但由于村卫生室没有更适合接替他的人选,现已69岁的他依旧坚守村卫生室,只为了守护村里2357名群众的健康。

       他说,只要身体还行,只要村民需要,就会一直在这里。能为乡亲们的健康保驾护航,这辈子,值了!
【 责任编辑:钱芳 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