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注册忘记密码?
你好,会员中心 | 在线投稿 |

【贵州日报】“这个假期我好高兴”

2015-08-21 14:28来源:中国酒都网 作者:陈勇 赵进 沈冰洁 评论:0 条评论点击量:0人次
仁怀市喜头镇米江村就此进行了有益的探索——依托志愿者开办暑期留守儿童学校。

  暑假期间留守儿童监管存在“断档”和“空档”问题如何解决?

 

  仁怀市喜头镇米江村就此进行了有益的探索——依托志愿者开办暑期留守儿童学校。

 

一所特殊的暑期学校

 

“让留守儿童有一个安全快乐的暑假”

 

  8月10日,笔者走进喜头镇米江村留守儿童学校采访,一个个感人场景扑面而来:志愿者们对孩子们的真心关爱,孩子脸上绽放出的幸福笑颜无不令人深深感动,一股股暖流涌上心头。

 

  米江村地处地势偏僻,不少村民长期外出务工,家中留下了孩子和老人。今年暑假来临,留守儿童又面临监管“断档”和“空档”问题,该村村支部书记胡跃深感问题严重,通过多方调查,决定依托志愿者力量创办暑期留守儿童学校,他说,要让留守儿童有一个安全充实快乐的暑假。

 

  经过多方奔走,在喜头镇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通过聘请假期返乡大学生、本村初高中学生担任教师,以村内学校米江小学为基地,办起了这所特殊的学校。

 

  据胡跃介绍,目前这所留守儿童学校有学生276人,其中,外村儿童44人,本村留守儿童127人,非留守儿童105人。开设有幼儿园至初二年级7个班,胡跃兼任留守儿童学校校长。

 

  目前,该校共有32位志愿者,有来自云南大学、山东大学的研究生,四川大学、贵州民族大学、遵义医学院、西北农林等学校的大学生,也有来自本地喜头中学、鲁班四中、仁怀一中等学校的在校生。志愿者队伍中,年龄最大的23岁、最小的15岁。

 

  志愿者吃住都在村里,每天8点到校,打扫完卫生后,等待同学们的到来。9点20上第一节课,2点10分放学。中午还要照顾学生吃饭。放学后,几名大学生志愿者还要为20几名高中生辅导学习。

 

一个充满爱心的志愿团队

 

“孩子们的坚强给我上了难忘一课”

 

  周小莉是贵州师范大学毕业生,今年9月即将前往云南大学读研究生,也是土生土长的米江人。大学期间她一直在外做兼职挣学费。今年7月回家得知村里要开办留守儿童学校情况后,她二话没说,立即报名加入到志愿者队伍,并被安排担任初二年级的班主任和教初一年纪的英语。“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紧凑,但是生活非常充实,能为家乡做点贡献,感觉很有意义也非常开心。虽然失去了假期期间打工赚钱的机会,不过一个多月的支教生活让自己收获了太多太多。

 

  今年才刚满15岁的张晶晶是年龄最小的志愿者,她和夏开莲、胡仕康这两名高二级学生都是一二年级的班主任。她个头不高,如果没有胸前佩戴的任课证,俨然和初中生没什么两样。“虽然与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很短,但孩子们都很懂事、听话,非常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,在孩子们眼里,看到的是对知识的渴求。孩子们坚强的意志,给我上了难忘的一课,让自己灵魂深深收到震撼。”张晶晶说。

 

  留守儿童学校开设了文化、舞蹈、音乐、体育等方面的课程,旨在让孩子们增长知识、培养良好的爱国情操。志愿者刘琴担任幼儿班科任老师,她告诉记者,平时教孩子们三字经、古诗词、加减法、乘法口诀等。每当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脸,听孩子们一声声喊着老师,觉得哪怕自己付出全部的心血,都是幸福快乐的。

 

真情融化孩子心结

 

“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来学校读书”

 

  一年级学生张飞飞今年8岁,父亲去年去世,母亲一直在外打工,三姐弟跟着年迈的外公外婆生活。现在三姐弟都在留守学校读书。

 

  “初次见到飞飞时,发现他和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,性格内向且情绪特别暴躁。其他小朋友都不敢靠近他。”班主任胡世康回忆说,针对这一情况,他们采取了相应的帮助方法:“我开始慢慢跟他接触,经常跟他聊天、谈心。如今,张飞飞性格开朗了许多,看到老师们都会主动前去打招呼了。”

 

  采访中,张飞飞略带几分羞涩地说:“这个假期我好高兴。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来学校读书,老师教我跳舞唱歌、背三字经,还陪我打篮球,就像大哥哥大姐姐一样。”

 

  “你最想跟妈妈说句什么话?”笔者问。

 

  “妈妈你辛苦了,在外面打工很累,一定要注意身体,我在家里会听话的。”飞飞眼里噙满泪水。

 

  今年6岁的代俊俊未满三个月时父母便外出务工,一直由年迈的奶奶抚养长大。在严重缺少关爱的环境下长大,代俊俊很害怕与人交流,见人就躲。刚到校时,代俊俊又哭又闹,不与任何人交流,一见人往外跑。经过老师们两个星期的耐心辅导,现在他已不怕见人了,还和老师们亲切地打招呼。

 

  “听到他第一声叫我老师的时候,我都哭了,真的太不容易了,虽然现在他还不够大胆,我想过不了多久,他也会像其他小朋友一样,坐在教室里认认真真听课。”张小芬老师感慨地说。

 

  在留守儿童学校,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。

【 责任编辑:钱芳 】